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悟空影视影视影评人气:690时间:2022-06-27 10:17:13

作者:桅杆

海南岛战役,是40军和43军联手打的。这段时间,笔者发了几篇与海南岛战役有关的文章,受到不少朋友的支持和关注,也有不少留言,在此深表感谢。

有一些朋友留言说,解放海南岛战役中“43军没有准备好”,比如有留言“43军因预计暂时不会打海南岛,所以准备工作不足,而韩先楚一直让40军积极备战”;还有留言“韩先楚说,如果43军没准备好,我40军可以单独渡海”等等。笔者经反复考证,认为这不是事实。本文就来说一说这个问题。

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一、在渡海作战准备上,43军一刻也没放松过

1950年2月1-2日,攻琼总指挥邓华主持了第一次作战会议,40军军长韩先楚、43军军长李作鹏以及琼纵副司令马白山、参谋长符振中等参加了这次会议,确定了“积极偷渡,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”的战役指导,作战时间暂定在6月份。之所以将渡海时间“暂定在6月份”,关键是当时渡海船只严重不足,准备同华南分局到港澳购买设备,改装机帆船,“要把一次运载1个军兵力的船只大部改成机帆船”。也就是说,会议的基调,是渡海船只主要靠机器,而不是风力。

在会上,韩先楚、李作鹏均提出“能解决大批机器船当然好,但不应放弃依靠风力的准备”。从性格上,韩先楚“好战”,李作鹏也是“好战分子”。

这会议结束之后,李作鹏在43传达了会议精神,但要求渡海准备工作一刻不得放松;而韩先楚更绝,在40军没有向下传达会议精神。无论是40军还是43军,一刻都没有放松渡海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。单就43军而言,小批偷渡的准备工作同样在紧张地进行,找船、改船、军事训练、教育动员等工作,一刻也没有放松。

在军事训练方面,43军是极具特色的。由于琼州海峡宽度约40公里,渡海途中肯定会遇到敌舰。李作鹏是参谋出身,在准备工作上更加细致和严谨。他与各级干部一起,研究了渡海作战的各种方案和细节。针对敌军舰构筑的海上防线,43军把“四组一队”的攻城战术应用到海上,在每艘船上编成指挥观察联络组、水手摇桨组、火力掩护组、抢修堵漏组等,在渡海编队中编成护航队、火力支援队、登陆队、物资及救护队等。

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从所有的资料上看,李作鹏从来没有在渡海作战准备上有过松懈。如果43军真的“没有准备好”,就不可能在4月中下旬动用6个多团参加大规模渡海作战,只是因为船只不足,分成了2个梯队。也就是说,第一梯队43军只上岛2个团,不是没有准备好,而是因为船只不够。韩先楚也很清楚43军船只不够的境况,在所有的电文中,包括40军要求单独渡海的电报中,从来没有说过“43军没有准备好”之类的话。第一梯队40军6个团上岛,关键原因不是“准备好了”,而是意外缴获了大批船只。

二、渡海作战三大难题,两个军共同破解

实际上,40军和43军都是陆上猛虎,在陆地上不会惧怕任何一个对手。但是对于渡海作战,不少官兵还是非常担忧的。其中,广大官兵最担心的问题有三:一是木船能不能打军舰,二是海峡能不能渡过去,三是作为战役组织者最担心的渡海船只问题。

木船能不能打军舰。这是官兵最为担心的问题。在这个问题上,43军128师382团2营4连带了个好头。2月20日,副排长鲁湘云率领7名战士,乘1条小帆船出海训练,突然与敌军舰遭遇。鲁湘云率战士们临危不惧,沉着冷静,等敌军舰靠近时,机枪、手榴弹突然开火,敌舰死伤多人,落荒而逃。小木船战胜大军舰,对全军信心和士气是个极大的鼓舞,消除了官兵对军舰的恐惧心理,同时也为木船打军舰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

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海峡能不能渡过去。这个问题,40军118师加强营最先做出了回答。3月7日下午2时左右,在师参谋长苟在松、团长罗绍福等人率领下,352团加强营799名官兵分乘21只木帆船,横渡琼州海峡在海南岛登陆,一举撕开敌“伯陵防线”。对韩先楚以及40、43军全体官兵来说,这次偷渡成功,表明大海是可以驾驭的、敌人防线是能够突破的。

应当说,在偷渡成功之前,这些悍将、狠将也是非常担心的:40军和43军的第一次偷渡,韩先楚、李作鹏都一夜没睡,直到收到登陆成功的电报,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。

渡海船只问题,40军119师立了大功。3月7日,徐国夫师长指挥119师突袭涠洲岛,一举缴获335艘大型木帆船。这一重大意外收获,应当说有一定的运气的成分,也是韩先楚和40军立下头功的基础条件。

这样,40军所收集到的船只,可以一次运载2个师6个团的兵力,加上43军可以运送2个团,共8个团约2.5万,已经超过主席提出的“一次运2万人登陆”的底线。

三、韩先楚三次建议,促成战役提前发动

有了木船打军舰的信心,小批渡海登岛已经成功,渡海船只也得到解决。这给韩先楚以信心和底气,敏锐的战情判断、强烈的求战欲望和敢于犯上直言的倔强性格,促使韩先楚先后在3月12日、21日和4月7日,三次建议在谷雨前发起渡海作战。

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在韩先楚的强烈建议下,同时基于2个军的战役准备基本完成,尤其是具有了一次可以运送8个团的船只,15兵团邓华等首长在4月10日再次召集作战会议,决心在中旬发起大规模渡海作战,由40军6个团和43军2个团为渡海第一梯队,43军另4个多团为渡海第二梯队。

4月16日,40军军长韩先楚和43军副军长龙书金分别率领各自部队,实施大规模渡海作战。23日,李作鹏率第二梯队也渡海上岛。客观地说,大规模渡海,40军无疑是主力;而岛上决战,43军唱了主角。由于敌人在海南岛的防御重点在海口及以东地区,正是43军的登陆地点。所以,43军第一梯队及前期偷渡部队在龙书金的指挥下,成功将敌军主力吸引到美亭周围,激战30多个小时后,韩先楚率40军主力赶到,2个军配合,一战解决问题。也就是说,上岛以后,大仗、恶仗是43军打的,战果也是43军大。

海南岛解放1个多月后,朝战爆发。如果当时没有在谷雨前实施大规模渡海作战,很可能就要推迟到朝战之后。到那个时候,由于美国的因素,海南岛战役还能不能发起,是存在不确定性的。这也是人们对海南岛战役特别关注的原因,也因此对韩先楚促成解放海南战役及时发起而由衷敬佩。

四野和三野联合淮海战役(解放战争三野和四野)

客观地说,在海南岛战役中,40军和43军都不可或缺,邓华、韩先楚、李作鹏、徐国夫、龙书金、苟在松、鲁湘云等都是功臣。如果一定要分个主次的话,就2个军对比来说,40军比43军功劳更大一些;就个人而言,首功应归韩先楚,但邓华、李作鹏、徐国夫、龙书金、苟在松、鲁湘云及40军、43军和琼纵广大指战员都功不可没。

对历史事件和人物,是非功过可以评论,但一个基本前提应是要尊重客观事实。尤其不能为了突出、吹捧某些单位或个人,去刻意贬损另一些单位或个人,更不能移花接木。如果这样,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。

【欢迎读者朋友点击下方“助力”,为我们参加头条生机大会加一把油!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肯定与厚爱!】

免責聲明: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發郵件至:wukongyingshi@gmail.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悟空影视 备案号:沪ICP备2022003749号

电影

剧集

首页

返回顶部

综艺

动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