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悟空影视影视影评人气:718时间:2022-07-08 11:32:29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2018年10月29日,前央视著名导演哈文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令人震惊和意外的消息:永失我爱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原来,她挚爱的丈夫,我们大家所熟悉的主持人李咏,因患癌症,于25日5时20分不幸离世,离开了他最爱的人,独自去了天堂,享年50岁。

这时,人们才明白,这一年多来,哈文在微博中发551 个早安的寓意。那些日子,每一个清晨,她都在庆幸,真好,你还在身边。

遥想不久前,网络上就有哈文李咏夫妇移民美国的谣言。

而今,这个真相狠狠地打了那些喷子们一耳光。

抗癌17个月,还是没能等到奇迹发生,眼看着最爱的人生命迹象渐渐消失,哈文的悲伤逆流成河。

他们的爱情童话,终究还是败给了病魔,半路上破碎,没能书写到白头。

四年过去,低调的哈文像李咏在世时那样,定期给公婆生活费。她告诉两位老人:“我这辈子心里只有李咏,我永远是您们的儿媳,您们的女儿。”

从18岁到52岁,原来那个长长的脸、卷卷的发、笑起来满脸褶子的男孩已经住进哈文心里34年了啊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透过时光的镜头,哈文仿佛看到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,正笑着将一幅画投掷过来。

那一年,她18,他19,一个属鸡一个属猴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1969年,哈文出生于宁夏一干部家庭,回族,是家里的掌上明珠。父亲哈金杰时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办公厅副秘书长。

李咏,1968年出生于新疆,汉族,父亲是乌鲁木齐铁路局党委秘书,母亲是小学老师。

李咏是家里的老疙瘩,上面有2个姐姐,从小特立独行,极具艺术家气质。

他学过画画、学过书法,学过高音,因用嗓过度失过声。阴差阳错略带嘶哑的嗓音,却被老师认为是天生的播音员。

1987年9月,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撇的年轻人,同时迈进了北京广播学院的大门,只不过一个是坐的小轿车,一个坐的312公汽。

那天,李咏的目光,突然被教室右边的女孩给吸引住了,以他画画的专业眼光看,这女孩侧脸轮廓实在是太美了。

这个女孩就是哈文,李咏的同班同学。从此,李咏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别的女孩的美。

他想尽一切办法来追求他心中的女神,搭讪、宿舍联谊、像花孔雀开屏一样显摆;去回民餐厅买来饺子;为哈文画像,怕尴尬,给哈文宿舍女孩都画。

终于,在大一那个圣诞节的舞会上,李咏哈文以一曲黑灯贴面舞,确定了彼此的心意。

1988年的元旦,对李咏,对哈文,是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。

那天晚上,李咏在学校的核桃林,等来了哈文。

聊着聊着,李咏突然一弯腰,从地上拔起一朵野花,故作潇洒地说道:“你要是愿意当我女朋友,就把花接过去,不愿意就当我没说。”

说完,李咏就忐忑不安地等着,他觉得时间过得好漫长。终于,哈文伸过手,拿走了这朵有生命的野花。

从此,郎有情女有意,校园的生活过得甚是甜蜜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很快就完成了父亲跟他提出的,大学期间找个女朋友的任务,走路到哪儿都带着风。

在放寒假回到乌市的日子,李咏每天都给哈文写信,诉不完的思念,讲不完的情话。

为了讨哈文欢心,所有的信封都是李咏自己做的,信封上的字是他一个个画上去的印刷体,这用心的程度,用哈文的话说,这哪里是写信,这分明就是骗女孩的伎俩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可情窦初开的女孩就吃这一套。

哈文在学校的第一个生日,作为男朋友的李咏,在仗义室友的帮助下,乔装打扮混入女生宿舍,为哈文过了一个难忘的Party。

当时,87级播音系男生李咏为讨好女朋友的壮举,迅速传为北广校园的一段佳话。

为了追求哈文,李咏的手段是层出不穷。

每年哈文生日,他都会从校外清真饭馆端来一碗长寿面,这还只是小儿科。

李咏最令人佩服的是,虽然他户口簿上写着汉族,但他已经把自己的饮食习惯和宗教信仰都和哈文的绑在了一起。

他们谈恋爱就是奔着白头到老的目标去的。

李咏心很细,手也很巧,当年哈文床上那个令人羡慕的、精致讲究的小书架,就是李咏用木板做的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这么多年过去,每当哈文想起,嘴角都不自觉带着笑意。这个样子的李咏,叫人怎么能忘得了呢。

所谓爱情就是在最美好的年龄,于千万人中相遇。那一眼,就是一生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这边两人感情突飞猛进,恨不得成连体婴儿,时刻腻歪在一起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哈文这边却遭到父亲的反对,一向疼爱女儿的老哈,甚至请当时驻天津办主任,为女儿介绍男朋友,要求很简单:信伊斯兰教,研究生。

或许是名字给他的勇气,1989年春节,才大二的李咏就主动登上了哈家的大门。

按哈文事先透的口风,他们家只要搞定了她奶奶,事情差不多就成了,因为她父亲是个大孝子。只要她奶奶高兴,全家就高兴。

下了火车的李咏,马不停蹄地拎着礼物去看奶奶,学播音的一张巧嘴要多甜有多甜,奶奶长奶奶短,把奶奶高兴得只拉着李咏的手不放。

“这小伙子,好,长得白白净净的、会说话,懂事,我家哈文要是像你一样就好啦。”

有了奶奶的支持,李咏和哈文的恋爱关系得到了父母的默认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在家是老疙瘩,不怎么干活,可在哈家,他眼里有活,扫地、擦桌子、洗碗都抢着来。

李咏是个精致的人,他对生活很讲究,浪漫、爱臭美。那些年,他和哈文的衣服都是自己买来布料、自己设计,然后拿到裁缝店去定做的情侣装。他俩走在时尚的前沿。

有了爱情的滋润,有了爱情的动力,李咏的业余时间充分发挥了他的财商。配音、主持、驻唱、和朋友们做生意,挣了不少钱。

情商高的李咏给老哈家换了电视和沙发,又给哈家众人都带了礼物,此举让哈文再看他时,眼里满是崇拜的光芒。

大学毕业后,李咏分到了中央电视台,后又被派往西藏支援播《西藏新闻》。哈文则去了天津电视台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在高原的日子激发了李咏自由的天性,他把思念都画到了信封上。

一年以后,从西藏归来的李咏,买了枚蓝宝石戒指,捧着99朵玫瑰直奔天津。

然而站在哈文宿舍前的李咏紧张极了,所有的爱恋在此时都变得那么地不自信,他害怕他心爱的姑娘身边有了其他男人。

李咏定了定神,忐忑地敲着门。只听见咚咚咚地跑步声,门开了。

看着李咏,哈文泪流满面,一年的高原生活,那个青春帅气的小伙子不见了,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瘦瘦的、皮肤黝黑、两腮凹陷的男人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面对哭泣的哈文,李咏的心也生疼。

一年的相思让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,李咏此时只恨手里的玫瑰花碍事。

为了离李咏能更近点,哈文选择了回学校攻读“电视节目制作”的双学位。

这就是爱到极致,溢于言表吧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1992年9月26日,哈文和李咏结婚了,那间11平方米的单身宿舍就是他们的婚房。床是单人铁床和木板拼的,很简陋,但是他们从不觉得苦,只感觉到甜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很长一段时间,李咏都认为孩子是“第三者”,会影响小夫妻的相处。

只两个人多简单啊,哪里好吃奔哪里,想打牌就打牌,想睡觉就睡觉,想出去玩就出去玩。

如果两人中间再有个孩子,岂不是成天得围着小人儿转,把屎把尿,还要喂奶啥的,而且带着孩子出门也不方便,得大包小包的。

所以,坚决不能要孩子!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很快达成了共识。

热恋时期老是被分开给分怕了,用李咏的话说:“分开是郁闷的,分开是猴急的,分开是想念的。”

两人就这样无忧无虑、潇洒地过了10年。

有时候实在是无聊了,哈文和李咏,就一人搬个小马扎,像个门神似的坐在门口闲聊,大到从国家大事,小到娱乐八卦,都是他们的话题。

他们肆意地享受着二人世界,没有柴米油盐的磕绊,日子过得好不快活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直到有一天,哈文主动提及,家里老是两个人好像有些冷清。

“老婆说啥都是对”的李咏挠了挠头,想了想,把心一横,那就要吧。

从知道哈文怀孕的那天起,李咏就变得惶恐起来,他害怕小宝贝将来知道她曾被父母视为第三者,害怕孩子以后会长得像他,他很难想象扎小辫的迷你女版李咏会是什么样。

他开始和小宝宝对话,给宝宝写成长日记,他对即将到来的新生命充满了期待。

2002年5月20日,小公主法图麦来到了他们家。这个日子是李咏挑的,他为了让小宝贝和他一个星座,也是想告诉哈文和宝宝,他爱她们。

看着病床上的母女二人,李咏的心里暖融融的,他突然有了此生圆满的感觉。

怀里那个小小的、软软的、带着奶香、嘴里吐着泡泡的可爱小姑娘,李咏是怎么也看不够、亲不够、闻不够。这个有着他和哈文血脉的小姑娘,是他们爱情最好的见证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,对李咏来说,这话一点不假。他每天都想对女儿唱:“亲亲我的宝贝”和“对你爱爱不完。”只要在家,和小宝贝每天的晚安吻必不可少。

哈文曾说过,李咏最让她感动的是,女儿出生不久,李咏抱着小家伙喂奶,自己却流下了眼泪。

女儿的到来给李咏和哈文带来了无数欢乐,他们忘记了这是个入侵的“第三者”,只想把最好的都给她,就像歌中唱的那样:“我要亲手触摸那月亮,还在上面写你的名字。”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成了不折不扣的孩子奴,他随身携带女儿定制的手绢。家里的书架上堆满了他们为女儿拍的成长录像带和相册。

曾经以为孩子是婚姻中的第三者,所以他们一直过着二人世界。

但当有了孩子后,哈文和李咏却发现,孩子的到来其实并没有冲淡夫妻之间的感情,而是他们之间的粘合剂。他们三个,彼此相爱,其乐融融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在哈文和李咏眼里,小法是这世界上最最最可爱的小姑娘,没有之一,是他们永远的骄傲。

他们只希望他们的小姑娘能健康、阳光、快乐地成长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是个很懂爱,也很会表达爱的一个人。

一直以来,李咏都有一个遗憾,岳父母看到了他们结婚,却没能等到外孙女出生,也没享到他们小两口的福。

在哈母生病的那段时间,李咏一下班就回家,只为陪着岳母。岳母因为小脑萎缩,只记得以前的事。女婿的幽默风趣让老太太很开心,娘俩有时候还玩抢花生米的幼稚游戏。

对此,哈文很是感动。

在岳父母去世后,哈文对李咏说,我没有爸妈了,以后,公公婆婆就是我的亲爸妈。

于是,他们把父母从新疆接到了北京。

两代人生活习惯不一样,父母在新疆清静惯了,和他们住在一起嫌吵得慌。

李咏就在离家不远处,为父母购置了一套房子。只要有空,一家三口就去父母家享受天伦之乐,哈文每次都是大包小包地拎着。

只要对父母好的事,李咏和哈文都愿意去做,就算是豁出去李咏那张名人脸也行。他们为老人请了保健医生,李咏还和小区的保安混成了哥们,保安大哥也对老人照拂有加。

爱是相互的,公婆对哈文也像对自己女儿一样疼爱。他们常感叹道:“以前还担心哈文是高干家孩子,不好相处。现在看来是我们多虑了,能娶到哈文这么好的媳妇,是老李家的福气。”

那些年,随着《幸运52》和《非常6 1》的成功,李咏的事业达到了巅峰,他被评为中国最有商业价值的男主持人,连续主持了10届春晚。一时间,家喻户晓无人不知,说他是央视娱乐一哥也不为过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而哈文毕业后也进了央视,1996年获得“中国新闻奖”,后来分别担任过李咏节目的制片人和CCTV3节目部主任。

哈文曾担任了3届春晚总导演,她是央视最有才气的女导演之一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人们对他们两人的介绍,也从这是李咏的媳妇,变成了这是哈导的老公。

那个幽默风趣的主持人李咏,成了大导演哈文背后的小男人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的人生志向特简单,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。所以,能被哈文领导,他甘之若饴。

最好的爱情是什么样子呢?那就是像哈文和李咏这样,彼此成就、共同成长、想对方所想、急对方所急,既坦诚也有惊喜。

当激情退却后,那种相互的牵挂和依赖,那刻到骨髓的亲情,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世人皆知李咏怕哈文,只要她一瞪眼、一生气,声音一高,李咏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,恨不得立马消失。

世人也知李咏很皮,皮到他给哈文取了个“劈头士”的绰号,皮到“你要是我儿子,我一天不知道要打你多少顿”成了哈文的口头禅。

哈文性格直爽大气,做事雷厉风行,有气场。

李咏矫情拧巴,讲究慢工出细活,机具亲和力。

如果两人一起出门,哈文只要5分钟,李咏50分钟未必能拾掇好。经常把哈文给气得无奈嚷道:“我这是养了一儿一女啊。”

李咏是个热爱生活、很会生活的一个人。

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一点都不觉得闷。哪怕有时候哈文被他气得想抽他,但李咏就是有这本事,他一会儿就能把哈文哄得眉开眼笑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和这样的人不论是共事,还是居家过日子,都很轻松。

上学的时候,两人都是短发,情侣装穿着,如果只看腰部以上,只看背影会有这是一个人的错觉。

参加工作成家了,李咏成了长发,哈文还是一头干练的短发。有时候,揪着自己的短发,哈文挺纠结的。

“咱俩到底谁男谁女啊?”

“这重要吗?我也挺纳闷,咱俩到底是什么关系?夫妻?哥们?同学?同事?上下级?好像都对,又好像都不对。“

然后两人相视一笑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很注重生活的仪式感,他们经常会给对方一些惊喜。

有一次,李咏喝醉酒后断了篇,自己说了什么、做了什么一概不知。第二天酒醒后,自知理亏的李咏赶紧跑到商场买了钻戒和耳钉,既可当生日礼物,还可以赔礼道歉以示诚意。

看到首饰盒的哈文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其实,是钻石还是玻璃并不重要,女人要的是男人有这份心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在节目中讲过他和哈文之间的爱情。

他说在哈文面前,他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调皮莽撞的少年,经常穿得花枝招展地去哈文的办公室显摆。

有时候委屈巴巴地说道:“因为我是你老公,有好多不属于主持人的活儿,我都干了。”

哈文听完,轻飘飘地回了句:“制片人都陪你睡觉了,你还想咋的?这潜规则都倒过来了,你还不赶紧偷着乐去。“

在央视有个段子,叫闻香识李咏。哪天只要在电梯里,闻到浓郁的香水味,大家都知道是李咏来了。

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,李咏虽然后来见过很多的美女,但他只要一回家,见到哈文,就会发现,最美的还是他老婆哈文。

他说爱情是讲理的地方,他和哈文有事都是当天解决,绝不过夜。只要说透了,那点儿事也就没有了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他认为男人向自己心爱的女人认错是一种美德。

要一辈子不停地认错,不抗争,不辩解。

不是男人的错,认;是男人的错,更得认,因为爱情也是个不讲理的地方。

他常常自勉,成熟的稻子总弯着腰,他弯腰,是因为他成熟。

在心爱的女人面前,勇于认错,就做哈文背后的小男人又怎么啦,哈文“劈头士”了,哈文痛快,李咏也痛快。

他怕哈文,他骄傲!越怕哈文,就说明他越爱。

在李咏的词典里,他把哈文比作塑料花,虽然普通,但永不凋谢,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那么鲜艳。

他希望他们的爱情也能像塑料花的花期一样永恒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然而,一张不起眼的报告单,打破了他们幸福的生活。

2017年5月的一个下午,哈文下班,发现李咏眼睛红红的,也没有了以往的“皮”。

直觉告诉哈文,丈夫肯定出事了。

那晚,在哈文耐心地询问,李咏把一张检查单递到她面前。

“癌症晚期”!这五个字让哈文的心一下坠入到谷底。

等她反应过来,眼前的李咏已经泪流满面。

那段之间,哈文陪着李咏跑遍了国内的权威医院,皆无功而返,为了让李咏得到更好的治疗,哈文解散了公司,陪李咏飞往美国治疗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对李咏和哈文的这一举动,网络上出现了很多不好的声音,但此时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心里去理会了。

对哈文来说,陪深爱的丈夫抗癌,陪可爱的女儿成长,则是她最重要的工作。

之后,重病的李咏更瘦了,怕被当地华人认出,他们一家散步的时间,都是选择公园没人的时候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然而,哈文的坚强和李咏的坚持还是没有感动上天。

2018年10月25日凌晨5时20分,与癌症抗争了17个月的李咏,带着不舍离开了他深爱的妻子和女儿,年仅50岁。

他看不到女儿穿婚纱的样子了,也不能陪他最爱的哈文相伴白头了。

李咏生前曾经有过一次演讲,他说:“假如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天,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静静地待着,我不会有道歉,也不会有离别,更不会有抱怨,只会有感谢。”

李咏他做到了,他静悄悄地离开了,留下的欢乐成了永恒。他的微博永远停留在了2018年的感恩节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哈文遵照李咏的遗愿,把他安葬在了美国。在这里,他可以离女儿近点。

这个坚强且骄傲的女人,一声不吭,硬是咬牙坚持在葬礼结束后,才发出了那条永失我爱的微博,宣告了李咏的离世。

李咏和哈文出国前,并没有告知父母实情,只是告诉他们要去美国参加法图麦的夏令营。

在美国期间,李咏也是保证隔几天就和父母通话的频率,每次,他都是忍着病痛,没让父母觉察到异样。

哈文和法图麦也是装出开心的样子和爷爷奶奶通话。每一次挂掉电话,哈文总是要躲到一旁,一个人呆会儿,待收拾好了心情,擦干了眼泪,才再次出现在父女面前。

在李咏最后的日子,他的两个姐姐来送了他最后一程。

两位老人听闻噩耗,病倒了。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,加上一年多未能察觉到异样的自责,他们强撑着病体,想来见儿子最后一面。

最后,还是哈文说服了他们。父母年纪大了,长途跋涉,李咏走得也不安心。

很久以后,哈文披露了李咏葬在国外的真实原因,那个从来不愿麻烦别人的男人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还是想着不要给妻女添麻烦,他只愿他爱的人们都能坚强幸福。

哈文还是断断续续地更着微博,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和法图麦也渐渐从悲伤中走出,她们共同爱着的那个男人,早已深深刻在她们的骨血中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2019年,哈文写给李咏的一封信出现在《见字如面》节目中,戚薇朗读时数度哽咽。

是啊,天堂的哈爸哈妈会很欣慰,他们的闺女没有嫁错人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2020年,法图麦考取了哥伦比亚大学表演系。她长成了父亲期待的模样,聪明自信健康美丽,这下天堂的李咏可以放心了。

失去共同的亲人,让哈文和公婆的心走得更近了。他们互相安慰着走过了最难捱的几年。

哈文对父母说:“李咏不在了,我要带着他的那份爱,来孝敬二老,我和法图麦永远是您们最亲的人。”

时间慢慢地治愈着伤痛,渐渐地,哈文的微博多了些生活气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李咏去世一周年,她写道:“只愿岁岁平安,即使生生不见。”

二周年,她写道:“给时光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。”

三周年,一个字”念”配上一束白玫瑰,字短情长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在哈文的心里,李咏并没有走远,他一直在,他们的爱情也一直在。

所有的过往,所有的回忆,都会印在她的心里,陪伴她走下去。

李咏的长脸加灿烂的笑容已成为历史的定格,我们会记得那个穿着bingbing衣服的他,那个爱扔手卡的他,那个有独特手势的他,那个活在浪尖上的他。那也是我们快乐的回忆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哈文和李咏于纯洁美好中相遇,于岁月静好中相处,一生只爱一人,生命的尽头才是终点。

哈文李咏最后时刻(哈文李咏的生活回忆)

愿哈文和法图麦早日抚平伤痛!

愿幸福在时光中盛开,一生都被岁月宠爱。

——END——

【文|鸢儿】

【编辑|八姑姑编辑部】

免責聲明:若本站收錄的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發郵件至:wukongyingshi@gmail.com 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,謝謝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悟空影视 备案号:沪ICP备2022003749号

电影

剧集

首页

返回顶部

综艺

动漫